构建和谐西宁 积极推进农民市民化进程
西宁市人民政府门户网:http://www.xining.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5/1/26 16:54:09    
 
  内容提要:农民市民化是当前构建和谐西宁的必然要求,从而也是实现西宁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有效途径,是现阶段城市化的本质。本文主要探讨了推进西宁现阶段农民市民化的现实意义、制约农民市民化进程的主要原因以及解决办法,等等。
  关键词:农民市民化 城市化 户籍制度
  “三农”问题是当前中国发展的热点焦点问题。“三农”的核心是农民,而农民问题彻底解决的关键在于逐步减少农民,即农民市民化。广义的角度来看,"农民市民化"是指在我国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借助于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推动,使现有的传统农民在身份、地位、价值观、社会权利,以及生产生活方式等各方面全面向城市市民的转化,以实现城市文明的社会变迁过程。"我国农村劳动力转移与农民市民化研究"课题组认为,农民市民化指农民向城市转移并逐渐变为市民的一种过程和状态,其间伴随着意识、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变化。目前西宁农民市民化的对象至少应该包括城市农民工(尤其是那些长期滞留在城市中,并具有稳定收入和固定住所的农村流动人口)和城市郊区的农民(尤其是那些土地被征用并实现职业转变的农民)。进一步推进农民市民化,不仅是西宁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也是城市化的必然要求和终极目标。
  一、积极推进农民市民化进程的现实意义
  构建和谐西宁,是西宁209.5万各族群众共同的目标取向。推进农民市民化进程的现实意义具体如下:
  1、农民市民化是西宁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构建和谐社会,既不能搞平均主义,也不能出现贫富悬殊。在构建和谐社会进程中面临着城乡居民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拉大的问题,农村落后、农民贫困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最大制约因素。一直以来,尽管各级政府千方百计想办法增加农民收入,但成效不太明显,近年来农民的收入提高较慢,成了建设和谐社会的一个瓶颈。2005年末西宁常住人口209.5万人,农业人口101.1926万人,占了48.8%,耕地面积192.8051万亩,人均占有耕地仅为1.9亩,农村劳动力约60.4369万人,农民要靠经营小块土地增加收入、脱贫致富是相当困难的,这就要求变农民为市民。长期以来,由于历史、气候、交通、人口素质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制约,农民收入还比较低。2005年末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397.36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2.77元,农民收入增长远远低于城镇居民,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呈不断拉大趋势,因此,推进农民市民化进程,对西宁构建和谐社会来说举足轻重。
  2、农民市民化是实现西宁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有效途径。西宁农村人多地少,存在着大量的剩余劳动力,而解决这些剩余劳动力的根本出路在于向城市转移,变农民为市民。这一方面使转移出来的农村劳动力依靠城市非农产业,增加收入,逐步实现脱贫致富。另一方面又通过农民市民化大幅度减少农民,把置换出来的土地资源适度集中到农民手中,提高农业劳动力人均土地资源占有量和农业劳动生产率,以获取更多的农业收入,这是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和提高生产率的有效途径。可以说,让大多数人居住在农村,挤在有限的农业生产上,分享着有限的自然资源,现代化是不可能实现的。 
  3、农民市民化与农村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是"三位一体"的整体推进过程。改革开放后,农村的工业化运动实际上是将一个完整的城市化进程划分为三个环节:首先是实行职业转变,即离土不离乡,将人口从农业转向非农产业,实现非农化;其次是实现地域转移,即离土又离乡,将人口从农村引入城市,将分散居住迁移到城镇集居起来,实现人口城市化。三是实现角色转型,使农民在社会属性各个方面真正转变为城市市民,现实农民市民化。遗憾的是,尽管农民市民化的转变已经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启动过,职业的转变(非农化)和地域的转移(城市化)并没有直接带来农民市民化的结果,反而将同为国家公民的农民与市民置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权利群体中,从而在整体上制约了现代化进程。因此,必须在实现农村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同时,稳步推动农民市民化的进程,以共同促进城乡一体化的发展。
  4、农民市民化是提高农民文明素质,促进农民全面发展的必由之路。文明素质是人的现代化的基本要求,而提高农民的文明素质,实现农民现代化,在农村本身的地域范围内是很难实现的,也是不现实的,必须借助于农村城市化和农民市民化来促进农民的全面发展和人的现代化进程。近几年来,西宁农民素质虽然有了不少提高,但总体上仍然存在不少问题,尤其在文化素质方面还有相当的差距。目前西宁郊区农民中大多数的农民文化程度在初中及初中以下, 显然难以适应现代化大都市的发展要求。农民市民化以后,进入到开放的现代化城市接受城市文明的洗礼,其在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心理结构、言行举止、竞争意识等方面都将要发生深刻的变化,产生质的飞跃。 
  5、农民市民化是确保社会稳定的重要保证。稳定是推进改革,扩大开放,加快发展的前提和保证。确保社会稳定涉及面广,牵扯的问题多,是需要上下努力、多方配合的社会系统工程,其中加快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加快已转移农民的市民化过程,对确保城乡社会稳定具有重大意义。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因为城市化推进速度不快,农民进城难,即使进城后也无法变市民,其公民权利遭到侵害,人格地位得不到尊重,才会产生许多针对城市和城市居民犯罪的现象涌现。这不能不说是引起社会不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二、制约农民市民化的主要原因
  1、城市能提供给农民的就业机会有限。农民要在一个城市自下而上得到一份可以谋生的职业是基础。所以农村劳动力能不能有效转移取决于他在城里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但目前农村劳动力整体素质低下,农民一般都是从事一些城市人不愿意从事的但又是城市发展不可缺少的行业,很多都是靠体力劳动生存的,在城里主要是从事脏、粗、笨的活计,不能适应经济发展和城市用工的需要。受教育程度稍微高一点的,从事的也不过是劳动密集型的工业或服务业,处在就业的低层。而随着城市产业结构的不断升级,产业发展对劳动力的素质要求也越来越高,进入城市的农民由于文化程度低,劳动技能差,就业观念落后,实现劳动就业存在着很大的困难。已就业的人员其工作的稳定性也较差,收入也很难得到保障。而随着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增加及外出打工人员的增加,就业机会更显不足。如果没有足够的就业机会来吸纳大量的农村劳动力,那城市化也成了一句空话。
  2、进城农民的劳动力素质低。农民能否变市民,还取决于农民自身的文化知识和能力的整体素质状况。进城农民的整体素质是取得市民资格的重要条件,决定着由农民向市民转化的成功率。素质高的农民,进城后容易获得较多的就业机会以取得相对稳定的职业和收入,容易融入市民社会,培育市民观念,承担市民义务,得到市民认同。但在,农村农民的受教育情况都比城市低,最终能否成为城市居民,找到一份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工作,与其所受教育水平高低有很大关系。有一些农民,进城后根本找不到工作,有的年轻的时候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作或者从事别的什么体力劳动,后来又被淘汰了,又回流到农村;有的虽然生活在城市很长时间,但始终不能融入城市,不能享受城市所提供的优越条件,不是享受城市生活而只是感受城市生活,这些都跟其素质不高有关。
  3、体制障碍。体制问题的确是很严重的问题,而且其改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影响农民市民化的体制问题主要有户籍问题,社会保障问题和农村土地制度问题。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是实现农民市民化中的一个核心问题。虽然户籍管理制度在控制城市人口过度膨胀、防止农民大规模涌入城市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它又极大地阻碍了农民市民化的进程,户籍制度人为地把城乡人口划分为彼此极不平等。把农民禁锢于乡村之上,拒之于城市大门之外。即使是进城多年已改变了职业身份的农民,仍然被排斥在城市管理体制之外,享受不到市民福利保障待遇,使其与生活在同一空间,工作在同一单位的城市市民存在着身份与地位的巨大差别,难以融入城市社会,缺少归宿感,而且给子女读书都带来很多不便,很多学校都不接受,就算接受了也要多收费用,增加了农民的进城成本。虽然近年来户籍制度有松动,但只是具有较高素质的人或专业人才才能进城落户,对实现西宁市农民市民化,对放开小城镇户籍与农民市民化要求还很不适应。进城的农民享受不到城市居民的福利待遇和社会保障,养老、医疗、失业保险、最低生活保障等等好像都与他们无关。城市的许多公共产品他们享用不到,形成了明显身份差异,难以融入城市主流社会。现在的土地制度也使农民变市民存在心理障碍。产生恋土情结,没有背水一战的决心和勇气,依然把土地看做最后的庇护地,由于承包地不具有产权属性,不能买卖,土地流转又具有明显的权宜性和暂时性的特点,难以实现土地的大规模集中。土地的分散经营不利于农业的规模化、集约化和现代化,土地资源配置效率低,难以吸引大量的资本对土地进行长期和有效投入。农业生产力难以提高,农业难以产业化和专业化,又束缚着大量农民留守在土地上。
  三、推进农民市民化进程具体措施
  从农民变为市民,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既要解决思想观念、行为方式的问题,又要解决提高素质、社会权利的问题,还要解决提高生产生活质量和社会普遍参与的问题。
  1、改变观念,从战略高度认识到农民市民化的重要性。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是推进农民市民化的前提。政府有关部门可以通过多种形式对进城农民进行现代观念、文明准则和城市意识教育,引导农民破除小富即安、小打小闹的小农经济思想,树立进城干大事业、求大发展的创业精神;破除封闭保守、急功近利思想,树立开放兼容、可持续发展的观念;破除随心所欲、自由散漫的思想,树立遵纪守法、依法办事的法制观念;破除陈规陋习,树立体现城市文明的规则意识、交通意识、卫生意识、生态意识以及城市人际关系意识、城市公共生活意识、城市文化意识等等,使思想跟上城市发展的步伐。
  2、扫除制度和政策障碍。要实现农民市民化,必须打破城乡分割的管理体制,放松城镇户籍限制,取消对进城农民的各种限制性规定,设置适当的门槛,实现城乡人口自由流动,让愿意进城的农民能进得去城市,能为社会经济发展作出贡献并享受其成果,真正成为城市的一份子。
  3、保障进城农民的平等权利。必须赋予进城农民与市民平等的权利、享受平等的待遇,让摆脱土地的农民真正完成向市民的转化。一要保障平等的就业机会, 按市场经济法则, 以劳动力素质作为就业的主要标准,建立城乡统一的就业制度,健全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城乡统一劳动力市场;二要保障平等的福利待遇,让进城农民特别是长期生活工作在城市的农民享有与城镇市民平等的最基本的福利待遇;三要保障进城农民子女平等的受教育权利,包括入学机会的平等、入学条件的平等、挑选学校的权利平等、交纳费用的平等。
  4、加大服务力度。要形成农牧、扶贫、人事、劳动、妇联、共青团、教育等部门齐抓共管、共筹资金的格局,为进城农民提供快捷有效的城市劳动力供求信息及劳务技能培训,确保农民向城市流向正确,进城后有工可务、有商可经、有业可就。
  5、以提高农民素质和技能为重点,加快劳动就业制度的改革创新,扩大郊区征地农民的就业。农民的市民化重要前提是农民就业的市场化、非农化和充分化,顺利实现就业是解决失地农民生活来源,加快其生产生活方式转变和市民化进程的重要保证。应按照市场化原则,制定城乡统一的劳动力就业政策,建立城乡统一的劳动力就业市场,实现城乡统筹就业。一是要引导和教育郊区征地农民转变观念,确立没有技能、不提高技能就不可能稳定就业的新观念,确立自谋职业、竞争就业的新意识。二是要加快经济发展,多渠道、多形式扩大就业需求。三是建设以市、区劳动力市场为中心,以街道、乡镇劳动力管理服务站为网点的就业服务网络。打破城乡"藩篱"和所有制界限,取消对土地被征用劳动力在城市就业的种种不合理限制,变"户籍门槛"为"素质门槛"。四是加强教育培训,提高劳动力素质。
  6、加快城市化发展,以农村城市化、农业现代化促进农民市民化。城市化是市民化的舞台和载体,市民化是城市化的结果和目的。从外国的经验看,农业的现代化、农村城市化实际上是资本进入农业生产和农村社会的过程,而这一过程必然会导致大量的小农失去土地,这是资本的逻辑使然。所以,农民市民化与农业现代化、农村城市化是相配套的一项艰巨工作,它必须要把失地或剩余农村劳动力妥善转移到城市和非农产业中去。在一个市场经济占据重要地位的国家,农业现代化、农村城市化的进展必然会带动城乡一体化和农民市民化的进程,但农民市民化程度的提高,却还有赖于农村城市化和城乡一体化以外的诸因素。也就是说,农业现代化、农村城市化并不能涵盖农民市民化的全部内容。在推进城市化的同时,我们必须注重农民市民化的演进,这是"两个文明"协调发展的应有之义,也是"以人为本"思想在城市化和构建和谐社会中的具体体现。
  总之,农民市民化不仅仅是职业身份的转变(非农化)和居住空间的转移(城市化),更是农民社会文化属性与角色内涵的转型过程(市民化)和各种社会关系的重构过程(结构化)。 户籍转变、地域转移、职业转换只是农民市民化进程的"外部特性",而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在内涵上实现"农民市民化"真正转型。
  参考文献:
  1、2006年西宁市统计年鉴。
  2、扬州大学经济学院 田珍“我国农民市民化问题研究观点综述”。
 

相关内容